環球政治局勢動蕩,香港不幸成為中美外交角力的重要戰場,美國的制裁行動很有可能持續出台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在財經事務委員會追問金管局余偉文總裁: 1) 因能制裁行動,香港金融市場可能出現的最壞的情況是甚麼;一旦香港金融機構以至銀行成為被制裁對象,金管局有何預案確保金融制度的穩定; 2) 香港經濟前景充滿挑戰,甚至看不出有何利好因素,但樓價仍然企穩,本年第二季家庭負債總額佔GDP的比率更上升至85.1%的新高,一旦經濟急速惡化,金管局如何評估負資產潮出現的機會,又有甚麼應對方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