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慧琼 STARRY

立法會議員

民建聯主席


starry_lee
  • --立法會議員
  • --民建聯主席
  • --九龍城區議會議員
  • --專業會計師

最新動態

27
1月

推動施政改革 主席,以上所講的建議,都是某些範疇的政策或者措施,但香港要真正可以長治久安,要「一國兩制」行穩致遠,最根本的條件,還是特區政府的管治效能以至施政水平,都有待全面改革提升,有效應對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,並要促進社會的公平以及發展活力,讓市民見得到政府管治的誠意、決心和能力。 我們多次指出,香港社會潛藏很多長期積累的深層問題,導致經濟活力不足,社會流動性緩慢,讓市民,尤其是年輕人欠缺發展機會,看不到希望,以致怨氣不斷積累,得不到有效化解,變成埋在地下的一個炸彈,只要有任何社會事件觸發,便會成為發洩的突破口,一旦爆發,便難以收拾。 過去十年,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,由2012的國教風波,2014年出現的佔中以至2019的因修例社會運動,甚至暴亂,都揭示這些社會事件,有如香港的疫情,如不從根本解决,即使一時平息,亦只是醞釀另一次爆發的開始。無限輪迴,社會無法止息,香港人將繼續不停飽受煎熬。 歸根到底,政治體制的優劣,取決於管治效能,而要化解重大的社會危機,包括衝突丶動亂和疫情等,需要的是強而有力的管治能力。我認為特區政府當務之急,就是要與時並進,推行改革,擺脫過時掣肘,樹立敢於做事的新風,強化管治手段和能力,切實解決社會問題。 首要工作,是推動政府行政改革,包括政府架構、行事管理及公務員體制,確保政府暢順施政,消除公務員系統官僚僵化,決策程序和行政流程冗長繁複等陋習,以及解決政府工程成本高昂問題。建立積極為市民,解決問題的公僕文化,並加強利用新媒體新科技,解釋宣傳政策的能力。 至於應對深層次問題方面,我促請政府要多管齊下,開拓土地,從根本上突破民生和經濟發展的空間制約。不能因為經濟週期的起伏,而放棄填海闢地的長遠目標。政府也必須敢於運用公權力,觸碰既得利益,確保現有土地資源得到更符合公眾利益的運用。 此外,政府必須有新的社會再分配思維,改革稅制,取有餘而補不足,支援基層弱勢,確保經濟發展的成果能夠為所有階層的市民共享。更加要制定積極有為的產業促進政策,支援經濟多元化和科技創新,避免產業單一化,為市民和企業提供更多發展機會,共同創造一個公平而有活力的社會。 結語 主席,特首在2017年7月1日上任的演辭有一句話:「希望是一個社會向前的動力,而信心就是希望的基礎。」我相信要重建香港人的信心,令大家對前景充滿希望,齊心推動香港向前,特區政府就要在維護國家主權、安全、發展利益和社會大局穩定這兩個大前提下,推動施政變革,提高行政效能;推動經濟變革,促進產業多元化,積極投入大灣區建設,融入國家發展大局;推動社會變革,解決深層次制度性矛盾,理順開發流程,增加土地供應,縮窄貧富差距。 衷心期望這份《施政報告》就是改革的起點。我們將督促政府盡快兌現各項施政承諾,並繼續虛心聆聽社會意見,及推出相關政策,令香港盡快跨越障礙從低谷回升,再度輝煌。主席,本人謹此陳辭。

27
1月

區議員宣誓是應有之義 主席,2019年,香港經歷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反修例風波,衝擊了香港的法治基石、危及民眾安全、重創經濟民生,挑戰“一國兩制”底線,嚴重危害國家主權、安全、發展利益。市民普遍盼望香港能夠從根本上擺脫過往的亂象和動盪,由亂走向治,而當中尤其重要的一點,就是由愛國愛港者治港是「一國兩制」的底線。 主席,過去一年多,攬炒派區議員的行為有目共睹,置民生於不顧,利用區議會的平台破壞「一國兩制」,侮辱國家民族者有之,歧視不同政見市民有之,繼續參與違法暴亂、煽暴反對國安法者有之。而響應戴耀廷「真攬炒十步」參與非法「初選」、企圖借癱瘓特區政府而奪權。 痛定思痛,當局必須檢討在區議員監管方面的缺失。而在國安法落實後,特區政府開始撥亂反正,而修訂宣誓條例將區議員等公職人員納入其中,正是應有之義。昨日,行政長官的信件沒有明確指出這方面的工作,我希望局長稍後發言時明確指出這不是對區議員的新要求,更非改變規矩,而是正本清源!

27
1月

協助失業人士 主席,疫情期間,企業固然苦不堪言,但失業人士仍是最缺乏支援的一群。協助失業人士渡過經濟寒冬,是特區政府責任所在。我要求政府做好三點:第一是創造更多臨時職位,紓緩持續惡化的失業情況;第二是設立臨時失業援助金,為失業人士提供最後一道安全網;第三是是容許市民自救,讓受疫情影響而經濟出現問題的市民,提取本身的強積金供款應急。 特區政府早前承諾會創造大約3萬個有時限的職位,當中近半已經就職。因應大灣區的高速經濟發展,《施政報告》公布的「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」方向正確。我們支持政府多協助青年開創職位,也促請政府也要同時為中年人士、以至重災區行業創造更多職位,以解這群失業人士的燃眉之困。我們認為開設有時限職位應由3萬個增至4萬個。 第二,至於要求政府設立臨時失業援助金,早已是社會共識。關鍵只是政府是否願意突破思維。民建聯多番建議政府設立臨時性「失業援助金」,以支援失業及開工不足人士,援助期至少三個月,失業人士每月獲發放金額6,000元。只要政府不落閘,細節及其他安排可以繼續探討。懇請政府與不同黨派多溝通,為社會多做實事,急市民所急。 第三,目前強積金資產已突破1萬億港元,僱員平均帳戶結餘超過24.5萬元,金額不少,隨著愈來愈多人加入失業大軍,財政壓力日漸增加,但他們的強積金卻是見到但用唔到。事實上,這一筆「救命金」對於中基層可能很重要,因為不少人失業後無法立即再投身全職市場,或者要靠兼職維持生計。所以希望政府在這個世紀疫情下,可以讓市民取回強積金供款應急。

27
1月

精準抗疫 讓業界局部復業 本港近日疫情仍然嚴峻,政府決定再次延長社交距離等措施。重災區行業包括零售、旅遊、酒店及飲食業等在吊鹽水下苦撐了差不多一年,他們明言若新春期間仍無法放寬限制,恐怕會掀起新一輪結業潮。為了「自保救命」,業界十分希望在疫情持續的「新常態」下,當局一改過往「有殺錯無放過」的一刀切策略,而改為精準防疫,容許他們在遵守某些條件下局部復業。 主席,不同行業的營運方式千差萬異,疫情傳播風險亦可以有很大分別。如果在疫情爆發之初,採用一刀切方式,還算情有可原,但經過一年的抗疫經驗,政府實在有責任總結檢討,因應不同行業,度身制訂一套合適的防疫安排。另一方面,這些受災行業為求生存,都有主動提出不同的防疫方案,例如美容業最近就建議採取「閉環式管理」,即顧客只與美容師接觸,並僅限會員,將感染機會減到最小,以此爭取復業。 業界的建議值得當局考慮。另外,當局將食肆關門時間定於下午六時,其實沒有科學上的客觀準則,某程度只是「隨意」劃線。不少市民反問,為何政府不用好「安心出行」,只要強制食肆及僱客使用,現在的措施是否可以稍作調整?更有業界表明可為僱客進行病毒快速測試,以求安心。 我認為業界的想法值得當局進一步深化,也促請政府要採取主動,在結業潮殺到之前,與不同受災行業多商討,可以用做足安全防範作為局部開業的條件。 此外,我最近與一些中小企負責人接觸,他們大吐苦水,對經營前景感到十分悲觀,有經營者表明打算在年關過後就結業。我希望司長明白,中小企向來是香港商界的骨幹,一旦有大量中小企陷入困境,除了會觸發裁員潮,推高失業率,更可能產生骨牌效應,一旦結業潮蔓延,更會對社會穩定構成壓力。 為此,我促請政府必須與業界保持溝通,而重點是要解決業界面對的資金和租金問題,民建聯建議當局包括考慮將「百分百擔保特惠貸款」這個計劃延長至24個月,並推出「租金假期」,即參考新加坡做法,透過訂立臨時法例,讓受疫情影響的工商租戶,可向業主通知暫停繳交全部或部分租金,為期6個月;政府亦可為業主減租提供誘因,例如為願意向租戶減租的業主提供稅務優惠。 此外,政府亦要協助企業擴闊營商模式,包括研究成立電商發展中心、建設跨境電商服務平台,讓香港能夠打開電商市場,面向內地以至全球的龐大市場。再者,除了被勒令停業的行業外,其他如旅遊業、跨境巴士業等,雖然他們並非直接被勒令停業,但由於兩地未能通關等問題,他們變相被迫停業,政府亦應該考慮予以支援。 主席,這場經濟寒冬未有結束跡象,如何避免企業倒閉潮及失業潮蔓延而觸發骨牌效應,進一步令本港經濟更陷困境,肯定是特區政府的一大挑戰。

聯絡我們

Required *